网站首页 本馆概况 最新动态 党务政务 文化活动 艺术指导 艺术团队 鸿嘎鲁杂志 群文论坛 学会工作
群文论坛
专家讲坛
百家论苑
创作园地
会员专栏
公共文化快讯
最新动态
万水千山只等闲——习近... [12-07]
习近平同阿根廷总统马克... [12-03]
习近平抵达布宜诺斯艾利... [11-30]
习近平抵达马德里开始对... [11-28]
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 [11-27]
深化中欧中拉务实合作 ... [11-26]
习近平同菲律宾总统杜特... [11-21]
创作园地 您的位置:首页 > 群文论坛 > 创作园地

大青山地区抗战文艺活动

发布时间:2018-09-08 15:03:00 浏览次数:

                                                 作者:张文

19388月,由李井泉、姚喆率领的大青山支队与游击四支队、总动委会奉命由晋西北出发挺进大青山。不久与杨植霖、刘洪雄、贾力更、高凤英等人领导的蒙汉抗日游击队会师。从此绥西、绥中、绥南、绥东地区各族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一致,同仇敌忾,前赴后继,流血牺牲,转战阴山七百里,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游击战争。在八年抗战中,大青山人民编了许多民歌(爬山歌)来歌颂共产党,歌唱八路军,八路军战士和大批爱国人士也投入到抗战文艺运动中来,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歌,进行抗战救亡的宣传工作。爬山歌和其他抗日诗歌不仅唤起了军民抗战的勇气,同时又象匕首一样刺向敌人。抗日文艺在战争时期成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争取胜利的锐利武器。



一、抗战初期的文艺活动

1937年“七七”事变后,归绥作为原绥察地区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心,很快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以共产党人杨植霖、武达平、章叶频等革命青年为首,发动“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和“绥远牺牲救国同盟会”以及绥远学联和绥远妇女会等抗日救亡团体,联合组织了“绥远民众抗日救亡会”,并于19377月底在归绥市“九一八”纪念堂举行成立大会。“绥远民众抗日救亡会”成立后,组织人员分头在新城、旧城、车站、龙泉公园(现青城公园)进行街头宣传,演唱抗日救亡歌曲。经过宣传动员,归绥地区各族人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不能充当亡国奴。他们积极抗日,竭诚支持抗战。1937年的一天,杨植霖去白塔一带找同志商量群众武装问题,在返城的途中,被西撤的国民党军队当日本探子抓了起来。为证明自己的身份,杨植霖唱了10几首救亡歌曲,国民党军队才放了他。

193891日,李井泉率领的“八路军大青山支队”到达了预定地点大滩,从此拉开了大青山抗日战争的帷幕。巍巍的大青山,辽阔的土默川,到处都是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战场,到处都是日本侵略者的坟墓。而英勇的抗日战士,则用自己的鲜血写下了英雄的篇章。

“不怕塞外冰雪风沙/不怕荒漠无边无际/我爱那巍峨的大青山/也爱那千里黄河/我跨上塞外的骏马/奔向祖国西北边疆/对侵略国土的强盗/给他们应有的回击/快,快,快快起来/蒙汉各民族好兄弟/团结一致支援抗战/消灭日本帝国主义(王晓华:《大青山抗日斗争史话》)。这是晋察绥战地动委会和四支队的同志们向大青山挺进中唱的歌。人民群众欢迎自己的军队,他们唱道:

八月里来秋风凉/李支队开到大青山上/打敌人,剿土匪/老百姓感谢共产党/哎嗨哟,感谢救星共产党(同上书)。

“鹅毛大雪乱纷纷/西北风吹来寒逼人/抗日那怕风雪厉/热血沸腾为人民/爬一道山来转一道湾/山上山下来回转/赤足草鞋踏冰川/抗日烈火遍山烧 /呼啦啦 红旗山上飘/拨开乌云太阳笑/日伪惊恐忙扫荡/军民奋战呈英豪”(同上书)。

抛头颅洒热血的战争场面,饮冰雪吃野草的艰苦生活,并没有难倒英雄的共产党人。面对这场野蛮的侵略战争,究竟要打几年,谁也说不清。但是,他们坚信,中国人民必胜,日本帝国主义必败。因此,战士们勇敢地去作战,乐观地对待生活,他们用歌声抒发了自己的豪情,他们唱道:

“远远望见一座城/城中有我好亲人/日本鬼子来侵犯,只有亲人护亲人”(杨植霖《向贺龙请命前后》,载《内蒙古革命回忆录·赛原烽火》第一集)。“我们来自十月的风暴里/我们是红色的布尔什维克/如果有谁来侵犯我们/我们一定以牙还牙/消灭疯狂的仇敌”(叶林《严自十月的风暴》)。以上两首是老一辈革命者在抗战初期创作的。

爬山歌是大青山人民喜闻的地方民歌,是该地区人民的拿手好戏。抗战时期,为了唤起民众同心抗战,八路军干部战士积极引导当群众编创爬山歌。请听当地群众编唱的爬山歌:

“大青山的颅鸬一对对飞/你跟上哥哥参加游击队/你当你的八路军我开我的店/咱们二人路上路下常见面/团结一心跟党走/井尔沟是咱常的路”(爬山调《大青山颅鸬》)。“大青山呀长流水/盘龙卧虎根据地/骑上马滚肚紧一紧/手提大刀打日本”(爬山调《盘龙卧龙根据地》)。


又如: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大青山来了个李井泉/山西起程武川住/八路军帮咱们打日寇/神出鬼没打得是游击战/小日本心神不宁吓破胆。黑洞洞的天呀雾沉沉的云/问一问老天爷几时清/黑曲曲的夜来亮晶晶的星/大青山住着八路军/“咔”一个雷声“哗”一个闪,八路军救了咱大青山。(爬山歌选)。

这些流传于大青山地区脍炙人口的爬山歌,唤醒了当地老百姓的心灵,鼓起了他们抗日的勇气。

为了唤起民众同心抗战,八路军战士还利用歌曲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1938年秋,在南川工作的队员们在土默川上的百只户村开展工作时,通过教唱革命歌曲,教育人民。教唱的歌曲是:“你做工的你工作呀懂/我耕田的我耕田呀懂/太阳火一样红呀懂/汗水雨一样淋呀懂/不劳动的有饱饭吃呀懂/劳动的没有饱饭吃呀懂/你也懂/我也懂/他也懂/谁也懂”(歌名《懂不懂》,王威:《察素齐地下》,载《内蒙古革命回忆录·塞原烽火》第二集)。通过广泛深入的宣传工作,加深了军民鱼水关系,教育了群众,也教育了自己。

抗战时期,八路军干部为了搞好统一战线,团结教育国民党士兵一同抗战,还编创了民歌向国民党官兵演唱,如:“拉把小胡琴唱给伪军听/日本占领北平与天津呀/弟兄们为何不去打日本/你们要来打红军/说来真伤心。”这是用江南民歌《茉莉花》,填词演唱的。朴素的语言配以亲切的民间小调,字字句句,沁人肺腑。据理为民回忆说:“唱着唱着,国民党的士兵就低下头,有的还哭起来。”


抗战初期,活动在大青山地区的李井泉抗日支队和当地军民一起进行了英勇的斗争。在打击敌人的同时,积极开展宣传和组织群众的工作,充分发动群众,让广大人民群众积极行动起来,投入到抗日救亡的运动中去。

在共产党的领导和鼓舞下,城镇中的人民情绪十分高涨,尤其是归绥包头二市。当时“不当亡国奴”,“打倒小日本!”等口号声响彻全城。话剧《放下你的鞭子》在青城演出后在广大工人中引起强烈反响。据武文斌回忆说:1938年,他在大青山抗日游击队搞业余文艺宣传时,在此剧中扮演了剧中的老父亲。当他拿起鞭子佯打卖唱的女儿时,战士中就有人高呼“不许打人“,后经解释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贺龙部队的《战斗剧社》即是宣传队,又是战斗队。在抗战初期,曾演出过《打渔杀家》、《王佐断臂》、《八大锤》等传统剧目。

中共中央对在大青山地区如何建立和布置抗日根据地重要性及其方法等事项,早在19384月就作出过明确指示,强调指出:“大青山和绥远地区斗争的另一项任务,是团结蒙汉人民联合抗日,以党的少数民族政策来改变中国过去反动统治者传统错误政策。”(均见《内蒙古革命史》)。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为了充分发挥蒙古族人民(包括蒙古族王公贵族)抗日,于19395月决定,为使成吉思汗棺灵免遭战火涂炭,积极主张将棺灵从伊克昭盟迁往延安。同年6月,当灵棺抵达延安时,以中共中央代表谢觉哉、八路军总部代表滕代远为首的约1万人举行了盛大的祭典。19404月,又在延安成立了“蒙古文化促进会”,并决定在延安修建了“成吉思汗纪念堂”和“蒙古文化陈列馆。同时,延安各院校机关也十分注意吸收和培养蒙族学生和干部,为内蒙古地区今后开展深入持久的抗日战争中奠定了基础。

第二节  抗战中期的文艺活动

1939年底到1941年初,日军对大青山的抗日游击队实行了残绝人环的“铁壁合围”战术,对大青山抗日根据进行了大扫荡,有时一扫荡就是三、四个月之久。日军还采取了合村并屯,封锁交通及“三光”政策(烧光、抢光、杀光),企图将抗日军民活活饿死、冻死。在这最艰苦的年代里,根据地军民同心同德,团结战斗,一次又一次地粉碎了日军的大扫荡,而鬼子则以百倍的疯狂,残酷地杀害抗日军民。当时,军民们用自己的歌声对鬼子罪行进行了强烈控诉和顽强抗战的精神。


“日本鬼子火伤房/山坡打窑顶住房/日本鬼子抢走粮/野兽野菜当干粮/日本鬼子拉走牛/人民生产自拉犁/日本鬼子残杀人/中国人民杀不尽”。又如:“种下庄稼是日本鬼子的/养下孩子是伪蒙古军的/敌人的马吃得肥滚流油/庄户人穷得饿断肚肠”。

再如:

“叫一声老乡你是听/好好操心日本人/日本人来了没好心/处处欺负老乡们/乌兰不浪井尔沟是个八路区/日本强盗把老乡们统拉去/拉在口泉背大炭/老乡们干饿吃不上一顿饭。

“日本强盗活牲灵/进村来打骂老百姓/日本强盗活牲灵/一见这闺女媳妇起赖心/日本人利用特工队/可把咱老百姓打骂个灰/二把连枪顶上门/坚持要打日本人/手提连枪枕石头/坚持要杀特工的头/战士们上马打冲锋/一定要活足日本人/连枪褡背刀出鞘/赶走日本狗强盗”(爬山调《赶走日本狗强盗》)。

在那战火纷飞,刀光剑影的年代里,大青山抗日根据地的老乡们宁愿自己饿肚子,将节省下来的粮食支援八路军、游击队。当敌人来了,就实行“坚壁清野”的办法,不给敌人留下半粒粮食,使敌人因缺乏给养而无法坚持,只好撤退。这时老百姓又唱道:

“大石横起程乌兰不浪住/井尔沟是咱们久走的路/狗子一咬快下地/这才是武川的游击队/井尔沟住下五二师/可叫咱八路军打了个灰/五二师跑,骑兵旅赶/庆达牧滩上全部俘虏完”(爬山调《井尔沟是咱们久走的路》)。又有:

“游击队,八路军是咱们人民的子弟兵/救国救民打日本/尽给人民哪办事情/穷人有了游击队/儿孙们后代不受罪/穷人有了八路军/说出话来有人听”(《大青山武装抗日斗争史略》内蒙古军区编写组)。赞八路军的民谣数不胜数。再如:

“八路军,好作风/脊背上背的个洗脸盒/穿的草鞋没后跟/打起仗来敢拼命/吃的野草咽的糖/草绳麻绳当衣裳/头枕砖,脚蹬墙/铺的土坑盖的房”(同上书)。字字句句,都倾注着大青山根据地老百姓对八路军的敬仰之情。

抗战时期,大青山地区都设立了乡公局,乡公所名义上是给日本人办事,而暗地里却给八路军通风报信。武川县等地还在党的领导下建立了地方游击队。哪时候,老百姓也积极配合地方部队打击日军。他们搞侦察、放哨、送情报、组织担架队,为抗战做出了很大贡献。

在那极其艰苦的岁月中,八路军战士们却保持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据曹文玉回忆录载:“战士们为了早日打败日本侵略者,早把垂死置之度外,许多生龙活虎,活泼可爱的战士,出发时人还健在,归来时却牺牲了。我们的战士是提着自己的脑袋抗日,说不定什么时候脑袋就丢了。”但八路军战士却情绪乐观,斗志昂扬。战士们高唱着老革命者杨植霖创作的革命歌曲,如:

“日寇进了归化城啊/又在包头扎大营/日本鬼子不是人/杀人放火太狠心呀/旗下营子卓资山/到处都把伪军扎呀/宰猪羊,抢姑娘呀/拉粮拉草要大烟呀/地冻三尺来进攻啊/烧火抢光又杀光呀/心中火,怒冲天呀/不消灭鬼子不算人呀/半夜三更下了山呀/大家去缴鬼子枪呀/游击战,持久战呀/要把鬼子消灭干呀/大青山来蛮汗山啊/抗日弟兄们住得宽呀/日本鬼子快完蛋呀/抗日胜利在眼前呀。”再请听:

“我是一个老百姓/我也是战斗员/背着大枪开步走/昂首上前线/破飞机瞎嗡嗡/大炮往西攻/八路军的手榴弹/打垮了日本鬼子兵……(李富和《参加抗日斗争的片断回忆》,载《武川文史资料》第二集)。

在艰苦的抗战年代里,为了鼓舞广大军民的抗日斗志,八路军大青山支队切实加强了宣传动员工作,用革命文艺这个锐利武器,鼓舞人民,激励人民的抗日斗争。因此,部队的文艺宣传队、剧社的任务极为重要。当时活跃在大青山地区的姚喆部队的业余文艺宣传队和晋绥军区的“战斗剧社“的战士们,经常随身背着武器、行李、乐器、道具等,白天行军几十里,到达目的地后,连夜演出,他们自己搭台、卸台、借道具,有时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而敌人也加紧了对文艺战士的杀害和围击,经常在部队的慰问演出或军民联欢中,进行袭击,而使演出中断。而战士们则带着油彩脸谱和敌人战斗,有的还献出了生命。当时,环境恶劣,抗日军民的给养缺乏。文艺宣传队使用的乐器、弓弦、化妆品十分缺少。那时的化妆品就是用胭脂红擦脸,用黑墨画眉,即“大红大黑”。饰老头的就用浆糊把羊毛或棉花粘在嘴巴上,因而在演出中经常出现掉“胡子”现象,但军民们仍兴致勃勃地观看。乐器有许多是自制的,如乐队没有音乐器,就采用缴获日本人的汽油桶来制作,凿个孔,安一根光直的木棍作琴杆,再装上弱,即为“大低胡”。心灵手巧的战士们常用敌人的罐头简制成二胡或打击乐器,有的战士竟用手工雕刻成了桦木打手提琴,真可谓“穷则思变”。

在那艰苦的战争年代里,确实难以强求艺术的尽善尽美。因此,即兴性很强的表演唱和话报剧则成为一种非常有效的艺术形式。宣传队每到一个部队,立即去了解该部队的英雄人物和英雄事迹,采访后立即编写成快板、爬山歌或小戏,立即进行演出。另外,宣传队还将前一个阶段的工作总结和下一步的方针、政策、形势 、任务等编成文艺节目演出,效果良好。下面是一首锣鼓加唱的男声表演唱,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锣鼓不是真正的“锣鼓”,而是战士们把缴获敌人的小型战利品如罐头、茶缸、碗、刀具等堆放在一个桌子上,表演者围着桌子站定,一齐有节奏地敲击桌子,使桌子上的金属物品乒乓作响,全曲共四段词,今以其中一段来说明:

“卡空卡/卡空卡/卡空空/卡空空卡/正月里来是新年/大好河山丧了半边/愿我同胞齐奋起/有力的快出力/有钱的快出钱/打走鬼子好过年(《打走鬼子好过年》武文斌唱)。下面是由光未然作词,冼星海作曲的流行于全国各地的抗战歌曲《太行山上》,本地战士们将“太行山”改作“大青山”,到处传唱,收到极好的宣传效果。请听:

“我们在大青山上/我们在大青山上/山高林又密 /兵强马又壮/敌人从哪里攻/我们就叫他在哪里亡。”(前边略去一段)

这里应该指出的是,在特定的抗日战争环境中所产生的歌,不全是民间口头文学色彩很浓的诗句,也有许多由进步知识分子所编写的具有一定意境,且又合仄对仗的诗歌。如:

“沙漠象黄河的海浪/波到无边的远方/蒙古包是起伏的海岛/骆驼在那里荡漾/月光 下,有人烧起野火/悠扬悲壮歌唱/我们要生活便要战斗/沙源是自由幸福家乡”(刘耀冰:《青山埋忠骨  芳草伴英魂》),这是土默特旗蒙古族女战士巴增秀演唱的一首歌。下例:

“热血洒草原/忠魂埋青山/中华好儿男/毋用尸骨还/山河归我时/九泉亦心宽”(作者不详)。这是何等气魄的誓言,它的广泛传颂,激励着无数革命志士戎马沙场,死而后已。

在大青山抗日根据地,爬山歌和打玩艺儿(即二人台的前身)是当地军民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因为游击战争这一客观原因,不允许组织专门的文工团(大军团除外)。在这种情况下,部队每到一行宿营,部队领导便带头开展文化娱乐活动。1947年春节,高凤英和绥蒙区党委社会部长王聚德在大火烧驻地和战士们一起联欢,演唱地方小调。1940年初,曹文玉所在的“蒙汉支队”在乌兰不浪扎营时,以王福全、曹金锁、来金等人组成的玩意班子集体入伍,遂从流浪艺人变成了革命战士,在部队中随军进行文艺宣传工作。

但是,在残酷的斗争面前,也有许多投机变节分子。他们在革命斗争的紧要关头表现出游离、徬徨,演唱一些低级下流的小调和国统区黄色音乐。特别是因为敌人恶毒地绞杀一切爱国、进步文艺工作者,强力推行奴化教育,扼杀民族文化,使抗日救亡歌声遭到波折,但抗日文艺活动的火焰却愈烧愈旺。


三、抗战后期的文艺活动

1942年,毛泽东发表了著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讲论》中,毛泽东就当前文艺工作的形势、任务、方法方向以及文艺工作者的立场、态度、对象、学习等问题,作了重要指示。并首先从延安开始进行了文艺整风,把文艺活动推向了一个新高潮。这个时期,活跃在晋绥一带的一二○师《战斗剧神》以及该部的“七月居社”、“战力”、“战火”、“战声”等宣传队先后演出了《兄妹开荒》、《白毛女》等新歌剧以及自编的歌舞、表演唱等小节目,其它的还有京、晋、玩艺儿、曲艺等。流行的歌曲如《军队和老百姓》、《八路军军歌》、《绣金匾》、《人民靠的是毛泽东》等。如下曲:

“天上出太阳/地上放红光/鞭炮锣鼓鞭炮打的寻震天响/迎接那一九四四年/日子更比往年强/迎接那一九四四年/军队和老百姓一起来欢唱”(武文彪记述),这是在19431944年流行于晋察绥地区的革命歌曲。

抗战后期,活跃在大青山地区的革命队伍,无论在思想建设、武装设备、队伍扩充、根据地的扩展等诸方面都有进一步的发展。俗话说得好:“人上三千出韩信”,在游击队的联欢会上,指挥员和战士们打成一片,吹拉弹唱,拔公道、掰腕子、讲故事,真可谓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最为精彩的是由指挥员郝秀山和曹文玉演出的二人台小戏《走西口》、《打樱桃》、《压糕面》等。在《走西口》剧中,曹文玉饰丑,郝秀山饰旦。曹文玉风超地在道白中说:“我的妹子(指饰旦角的郝秀山)比我个子大,长着两只大脚,在台上扭来扭去”,把在场的战士们逗得捧腹大笑。为此,贺龙司令员亲自点名要看他们俩人演的《走西口》。同时,曹文玉经常编些配合当前形势的爬山调,以歌舞战士们的士气。请听:

“军号吹的嘟嘟嘟/八路军兵马无其数/八路军都是英雄汉/打得鬼子心胆颤/打得鬼子满山滚/打得鬼子丢了魂。”

在农村,妇女们支前拥军,站岗放哨、搞宣传、做军鞋,有力地配合和支持了部队的作战,请听:

“左手拿起个针/右手拿线缝/远远瞭呀静悄悄/没有一个人/一时不小心/过来一个人,到哪里去/你干什么事情”(爬山调《妇女放哨》)。再听:

“儿童团呀妇女会/忽啦啦下来了游击队/前村子叫来后村子闹/当八路的哥哥回来了/糜米捞饭豆芽菜/我把那八路哥哥好招待/人人都说八路好/八路军走的是革命道”(爬山调《人人都说八路好》)。

人民群众经过战争年代的艰苦考验和党的政治影响,其阶级觉悟有了提高,他们不仅拿起枪杆子跟觉闹革命,同时在地方与地主势力作斗争,他们唱道:

东南风下雨西北风晴/财主的牛羊数不清/山前山后栽柳树/骡马拴下一大溜/玻璃窗子满坑毡/顶箱立柜大花毯/狐皮大领脖上围/身上又穿织贡尼/为啥他富咱们穷”(爬山调《为啥他富咱们穷》)。

“算盘子一响卷铺盖/工钱不给赶出来/一年四季没赚下个钱/地冻三尺谁可怜/骂一声财主不算人/黑笔点人坏了心/财主就象狼一般/吃肉又把血吸干”(爬山调《骂一声财主不是人》)。

1942年,中共中央批准,内蒙古成立以姚喆为司令员的绥蒙军区,第二年,该军区成立了绥蒙区剧社。自该社成立以来,曾演出过京、晋、话、新歌剧等,上演过的剧具有《逼上梁山》、《三滴血》、《兄妹开荒》、《夫妻识字》、《王秀鸾》,歌剧《重见天日》,表演《拜年》等。


敌人越接近灭亡,越要作垂死的挣扎,经常对八路军进行突然性的包围和袭击。据武文斌回忆说:“有一次我们正在演戏,敌军打来了,演员们带着戏装边还击边撤退到村后的山中。这时,舞台的后边还煮着一大锅饺子,我当时舍不得扔掉这一锅羊肉馅饺子,冒险悄悄留了下来,等到饺子热了,我赶忙捞一个大盆里。此时,敌人已逼近了,机关枪打个不停,我用头顶着饺子盆,顺山沟走着,把饺子送给了饥饿的战士们……。”

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军占领归绥,广大人民群众再次陷入冰深火热之中,当地的人民又编写了民歌抒发胸中的不平。如土默特旗毕克齐桥东一位卖烧饼的老太太,坐在桥头边卖烧饼边唱道:

“鬼子兵退出归代城/蒙疆票子就不能行/买东西票子就要称一捆/一斤票子才买一个白烧饼。”这是当场绥蒙军区司令部侦察参谋部郭忠民现场记录的一首歌。

以上叙及的是抗日战争时期在大青山地区流行的革命歌曲和新民歌。《抗战八年》是苏平作词、鹰航作曲的革命歌曲,这部歌曲扼要地概括了抗战八年的大事件。如下:

“抗战整八年/先苦后来甜/克服困难度难关/你听我前前后后讲一遍/抗战第一年/鬼子动刀枪/卢沟桥上炮声响呀/国民党的队伍跑得慌呀/抗战第二年/局面好危险/武汉广州都失陷呀/汪精卫投降当汉奸呀/抗战第三年/顽固派闹得凶/勾结日本来反共呀/专闹摩擦起纠纷呀/抗战第四年/我军大进攻/破坏敌人交通线呀/百团大战威名传呀/抗战第五年/鬼子更猖狂/发动了太平洋战争呀/华北华南到处是战场呀/抗战第七年/鬼子又进犯/国民党军队垮了几十万呀/好几个省城都丢了呀/抗战第八年/胜利大反攻呀/抗战第八年的事/人人看得清/坚持跟着共产党走呀/争取和平独立与民主呀。

上一篇:动漫教学在蒙古族少儿美术教育中的文化传承
下一篇:内蒙古自治区文化馆馆歌《群星闪烁》

本馆概况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基层动态 | 公告栏

版权所有 © 内蒙古自治区文化馆 地址:呼和浩特市回民区锡林北路97号 电话:0471-6965539 
蒙公网安备 15010302000458号 蒙ICP备15000521号  网站建设网页设计网站制作内蒙古网络公司千投网络公司提供